中国绘画的省思——裱画篇

来源:http://www.dtntth.com 作者:艺术资讯 人气:163 发布时间:2019-12-24
摘要:中国绘画经过长期的发展,不论在技法、内容或裱装形式上,都造成许多故定样式,往好的方面讲,我们可以说这是传统,表现了中国绘画的特质;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也可以讲那已

  中国绘画经过长期的发展,不论在技法、内容或裱装形式上,都造成许多故定样式,往好的方面讲,我们可以说这是传统,表现了中国绘画的特质;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也可以讲那已经成为一个框框,限制了国画的发展。

  当我们的科技、生活步调,乃至许多思想观念,不但赶上西方,甚而有超越的情况下。令人惊讶的是,我们的国画家可能使用十七世纪的观念和技法来创作。

  画家可以在冷气房间、现代照明下,坚持使用石青、藤黄、石绿、胡粉、宣纸、徽墨、端砚、宋裱。尽管许多以现代科技制造的颜料,不论在彩度、色相和持久性上,都不比传统国画颜料差,用起来且更方便。现代方法制造的纸张也足以取代「手工举帘」的成品。现代形式的装框,更适合新式建筑悬挂。许多画家即使发现由于老一代工人凋零,所谓传统的颜料、纸张、裱装已经愈来愈差,糟到造成对作品的伤害,他们仍然对付着使用,因为他们认为否则就不是国画。

  在师徒的制度、临摹的教法下,许多人对传统失去了省思力,甚至根本不会想到古人的东西,也有不少值得怀疑的地方。在日常生活上,路走不通时,我们会找其他的途径,在绘画上,却经常发现站在死巷子尽头不知变通的人。

  问题是,艺术创作本来是最自由的。我们到底应该为艺术而艺术,抑或为一种形式而艺术?

  在美国大学教「东亚美术概论」和「中国绘画」十三年,笔者一次又一次地在课堂上介绍中国绘画的特质,说尽了国画在形式、内容、装裱乃至精神及哲学层次上的优点,却也一次又一次地面临学生的疑问,与自我的矛盾。

  没有一个学生曾经辩倒我,但是我却常常考倒自己。画了近三十年的国画、写了七本绘画专论,在一味赞美传统之余,我不得不告诉自己:许多我们认为无可置疑的传统优点,从另一个角度想,却可能是缺点。我们不能只看它的正面,而无视于背后,否则在世界愈来愈小,我们不去思辩自己,别人却要来思辩我们,自己的下一代,更可能自然而然地转向西方的情况下,国画将像平剧一样渐趋式微。

  本专栏定名为「中国绘画的省思」,其「中国绘画」是广义的,包括传统与现代,革新与未革新的,因为许多国画问题,普遍存在于传统与新派绘画之中。如同新派水墨画家,仍然把作品送到裱画店装裱,那么千年来裱画所造成的问题,也自然会影响他。

  我们就从裱画的问题谈起吧:

   国画装裱的方式对中国绘画风格的发展有重大影响

  读者或许要说:裱画是多么末节的事,值得大题小作吗?那么我要讲:裱画不仅关系作品的保存,甚至间接地影响了中国绘画的形式。话说得更重一点:如果国画不是历代都以卷轴的形式为主,今天的国画不会是这个样子。而我们现在如果再不好好检讨一下裱画的问题,国画的前途将非常堪虑。

  国画裱褙与西画装框不仅做法不同,在态度上也不一样。

  一张油画或水彩,若被交给了坏的装框店,装进了差的框子,不会有什么大的影响,只要换个框子就成了。

  一张国画如果被送进了坏的裱褙店,麻烦可就大了,你可能会发现画面褪了色、起了泡、出了霉斑黄点,而且拿回来的画面,比送去时小了。

  这是什么原因?

  因为西画的装框,只是在绷好的油画外加框子,或将水彩作品,配上压在四周的艺术纸版或麻布,在加背板、玻璃和框边,装框的人是不改变作品的。

  但是国画就不一样了,有时候站在裱画店,简直让人觉得是进了裁缝铺,裱画师不但切绫子、织棉,而且切画!因为他必须把画的四边修整好,才能把画和绫子边黏在一起。

  偏偏中国的宣纸、棉纸,这种薄而柔软的长纤维纸,画了之后便要绉,绉了之后需要用浆糊将它与另一张白纸黏在一起,再黏在墙上拉平(裱画的术语叫「托底」、上板)。这么一来,那种遇浆糊处理的画,即使原来四边一般大,也会有些改变,而不得不在修边时切正。于是在裱画店的字纸篓里,我们常会看到一条一条,有笔墨、色彩的纸屑,那就是││原作。

  画重裱一次,也就变小一次!

  当我们到故宫赏画,必须知道那些经历数百年、多次「重裱」的画,都比它们原来画好的时候小了许多。有些画如果原先题字太靠边,甚至可能已被切去了半行字。这是因为每次重新裱褙,都得修边,修一次就小一点。

  尤其可怕的是,重裱一次也就得把原来黏在画后的「托底白纸」,又撕、又搓地揭下来一次。请问那画面以及画上的色彩、笔墨,能不受损吗?

  中国画的裱褙,不论水裱、干裱、飞托、塔托,总脱不了浆糊,也自然变得得受浆糊的「洗礼」。再怎么高明的裱工,都无法避免浆糊中的水气渗透到画面中。

  所幸国画用的墨,是最安定而不易晕开的,其它色彩由于用得薄,又加了许多胶,也就不太容易「跑色」。

  可是从另一个角度来想,如果画家想用很重的色彩,甚至画得像油画一样厚的时候怎么办?答案是:不能裱或不易裱。最可以肯定的是颜色太厚的不能做卷轴,因为不易卷,颜色又会裂。

  画家不得不将就装裱的形式

  而卷轴是国画的主要装裱形式啊!不能卷怎么了得!画家有了这一层考虑,自然不敢画太厚的颜色。我们反过来想,如果西方的油画家,都要像中国画家一样,把作品裱成可以卷得小小紧紧的卷轴,他们能不改变色彩的厚度,甚至考虑「掉色不掉色」的问题吗?

  我们可以说,就因为国画以「水墨为尚」,讲究的是空灵淡雅,色彩既然不厚,所以适于用浆糊、裱卷轴!但何不反过来想想,正因为这种裱装方法,限制了画家的发挥,想画也不敢画了呢?艺术家需要自由发挥,国画家却在自觉与不自觉中,被约束了千百年,这是多么可悲?!

  国画家竟不能成为作品的最后完成者!

  另一件雪上加霜的是:国画家竟不能成为自己作品的最后完成者,因为不论多么讲究的裱装,除了必要修边之外,只要经过浆糊托褙,色彩多少要受影响,画上的彩色可能晕渗到托底的纸上,随着裱画刷子的「重刷」,表面的色彩可能移动;胡粉、石青、石绿这些矿物质颜料,由于画纸遇水之后会膨胀变大,颜料不易随着膨胀,而造成脱落的可能。所以教裱画的书上,常会提到有些画在裱后色彩脱落,而需要找人「完」一下,也就是代为修补。实际这工作多半由裱画师傅做了,如此说来,裱画师不也成作画者了吗?

  画家不能完全主宰自己的作品,而要任裱画师切割、修补,这大概也算是国画的特质之一吧!

  如果经过这番牺牲,能使作品有最佳的呈现,倒也罢了。问题是,国画卷轴是不是最好的展示方法呢?

上一页 12 下一页

本文由奥门巴黎人赌场发布于艺术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绘画的省思——裱画篇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