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吟陇上 赤子丹青

来源:http://www.dtntth.com 作者:艺术资讯 人气:192 发布时间:2020-01-02
摘要:一说起陇原,就会让我联想起王维的那首边塞诗,也会让我浮想起孙剑的那些山水画。王维的诗文是一个悲凉沧桑的质感,而孙剑的山水多有缠绵悠远之境界。这也许就是古今的对话和

  一说起陇原,就会让我联想起王维的那首边塞诗,也会让我浮想起孙剑的那些山水画。王维的诗文是一个悲凉沧桑的质感,而孙剑的山水多有缠绵悠远之境界。这也许就是古今的对话和历史的穿越吧。当然,与之那浩瀚神奇的远古陇上相比,在当代艺术家的精神世界里,更确切地说,在画家孙剑的精神世界里,如今的苍莽陇原、汩汩天水,已是桃园之美境,已是心灵之栖息之地,已是幻化的无声诗,已是优美的有声画,美哉,壮哉!当然,这美的陇原,是以当代水墨图画的方式,在一位当代画家的心境里,得以活灵灵的重生与确立的,并在当代画史中得以生发和升华。这便是陇原山水的学术价值和当代意义之所在。从这种意义上说,画家孙剑,既是梦寻家山的探寻者,也是这块土地的歌咏者。

  从历史与文化的角度来看,中国画中的山水画,是中国人的一种非常独特的精神创造。一般来说,它是不以描摹自然和再现对象为目的的,而是以创景抒情和澄怀观道为最高境界的。这便是中国山水画的本质内涵。想来,画家孙剑是深谙此理的。若不然,就不会有这般荡气回肠,而又令人浮想联翩的陇原山水。这绝不是逸笔草草或重视写生就能达到的高度,它是需要哲学的思索和美学的深度的。看孙剑的画,不仅是美的洗礼的过程,更是一种精神的历练,是一种诗学的探赜索隐和钩深致远。

  陇头流水,流离山下。念吾一身,飘然旷野。这便是人们眼中的神奇陇原羲皇故里,渭水之源。她有着七千多年的文化血脉,也是中华文明的熔冶之地。画家孙剑就出生于这片神奇的土地,也深爱着这片神奇的土地。他酷爱山水画创作,更爱陇原山水画的创作,并在自己的山水画创作中尽情地去抒发一位画家对家乡的爱恋,描写着家乡的美好,赞颂着陇上的诗情画意。俗话说,血脉和故土是难以割舍的,因为这是人性的根脉和精神的依托。也正因为如此,无论画家走到哪里,家山远望是永远不变的主题,无论画家的画风如何变化,陇上风物是永远不变的主题。其代表性作品《陇山无尽》、《雨过陇山锁翠烟》、《日暮陇山静》、《陇山风物》、《陇原山水册》等,很好的记录了画家孙剑的探索足迹和心路历程。与此同时,一个新的绘画流派和样式陇原山水的基本面貌也随之渐渐的显现出来。

  我们可以看到,在画家孙剑的笔下,所谓的陇原山水,不仅仅是个艺术概念,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存在。那是一种气派非凡的大山大水,那是一种气象万千的生命气韵。是一种充满地域文化气质和自然气息的形象重构。我们可以在上述所提到的几幅代表作中,看到画家的独特创造。在《陇山无尽》一画中,画家选取了家乡天水的一段山峦作为画作的主体,取山峦绵然起伏之大势,写山岳起舞、沟壑纵横、林木勃勃、泉落云生。期间,無浮云,無神马,有溪水,有山路,有古刹,有微风,更有时隐时现的淡淡禅意。目力虽穷,而情脉不断,实在令人心驰神往。笔者最为喜欢的是《雨过陇山锁翠烟》一画。应该说,这幅画能够代表陇原山水的全部气质大气磅礴,生机盎然,浑厚朴素,灵动华滋。不禁让人联想起郭熙的郁郁葱葱,李唐的淡定萧散,黄宾虹的扑塑迷离和赵望云的泥土气息。想必是画家多有所借鉴吧。落实到笔墨构成的细节里,画家探索出了一套很好的办法,构成了一些独到的创作特点。如画作物象既有传统画法的程式,又结合写生的素材,使画面既有绘画的古意,又有当代自然景观的地域特点。又如,画家既取陇上莽原的雄浑山势和整体的大气魄,又注重充满地域特征的树木、山石、溪水、云气的具体描画。包括最为琐细的山石皴法和细小的枝蔓处理。显而易见,家乡陇原的一山一石、一草一木已经吃透在画家的心里,已经化作生命的血液。照画家看来,陇原山水又何尝不是自己的心灵净土呢。

  说实话,一个地域风格的确立和地域画派的创造并不是偶发的现象,在古今画史中就有多种表现。在古代,有荆关、董巨的南北风格,有黄公望的富春山色和倪瓒的太湖风光,以及石涛、梅清、渐江的黄山画派等。在当代,也有我们熟知的黄土画派、新浙派、和关东的冰雪山水等等。与之相比,孙剑所创立和孜孜以求的陇原山水还是处在初创时期,还是需要更多画家的不断努力。但是我们也能总结出几点比较独特的地方。比如说,陇原山水有一种雄浑苍润之气,既雄浑又苍润。山形水势雄浑有度,云气草木苍润有度,很好的体现了西北陇上的地理特征和人文气质。又比如说,孙剑的陇原山水有一种静动相依、有静有动的特点。画中的云气和水势往往是魂牵梦绕、静中带动,而山石林木则是静穆含情、儒雅依依,使画面具有一种文人气质和儒雅风度。实际上,山水如人,在一定程度上是人的精神所体现。画家孙剑已经把自然的陇原上升为艺术的陇原。

  从人文地理来看,陇上一带有着非常独特的特点的。它地处在中国版图的中心,依傍着黄河、长江两大水系。东望秦川,承接秦岭余脉,与中原文化唇齿相依。西接河西走廊,是古丝绸之路的交通要道。往北接渭北高原,有黄土高原的高天厚土。往南是陇南山色,气候潤朗,林木丰茂。独特的人文积淀和自然风貌,为画家孙剑的山水创作,拓展了非常广阔的精神空间。也使他的陇原山水样式非常鲜活和极具人文色彩。

  从艺术样式上说。陇原山水属北派上水一路。它天然地带有北方山水的大气度、大气势。有着大山大水和百转千回的境界。在中国山水画的画史中,北派山水有着独特的气质和神韵的。那就是气势恢宏,风格健劲。善于表现终南山的范宽,其山水是气象逼人,远看不离座外,有气贯长虹的气魄。善于描画山陕风貌的荆浩是大气凛然,气息不俗。有超自然的力量。反观孙剑的山水,多取高远之势,架构中和,渾脱沈转,笔墨苍润,张弛有序,恰当地表现了陇山渭水的地理风韵和人文特质。无疑,这是画家心中的陇原,是充满诗意的陇原。

  当然,光有气势还是远远不够的。古人李日华在《六研斋笔记》中曾这样论述道:凡状物者,得其形,不若得其势。得其势,不若得其韵。得其韵,不若得其性。在这里,性是对一个画家的最高要求。因为形者,方圆平扁之类,可以笔取者也。势者,转折趋向之态,可以笔取,不可以笔尽取,参意象,必有笔所不到者焉。韵者,生动之趣,可以神游意会,陡然得之,不可以驻思而得也。性者,物自然之天,技艺之熟,照极而自呈,不容措意者也。据笔者理解,这里所说的性,就是山与水中的天性,人性,和人文精神性。我们在画家孙剑的陇原山水中,确切地可见其性的追求的。那便是韵意绵绵、跨越古今的陇原气象,和绵延不息的民族之魂。画家孙剑的陇原山水之所以具有如此非凡的艺术魅力,就是因为他很好地表达了这块土地的精神内涵继往开来的蓬勃和融得东西南北之美。

  先贤道,诗言志、歌咏言,描画山水又何尝不是呢!无论宗炳的澄怀观道,还是王薇的临春风,思浩荡,都在不同的角度揭示着中国山水画的精神奥秘,也就是中山水画的精神诉求。画家孙剑以其自己的独特方式,彰显了西北陇上的壮美风光,山水风物,地域的独特之美和陇原文化的独特内涵。并以陇原山水为载体,揭示了人与自然的相对关系和画家内心的诗意的情怀以及生命的激情。可以说,孙剑的陇原山水,是他献给家乡的礼赞,是对家乡的诗意的表达,是对那片热土的诗意的沉思和审美的吟诵。

  赤子丹青,陇原山水。永远的诗中画,永远的画中诗。

文/张晓军

发表于2012年3月《艺术》杂志第3期 总第87期

发表于《卓越之路》 画坛精英

本文由奥门巴黎人赌场发布于艺术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行吟陇上 赤子丹青

关键词: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